首      页

法师开示

佛教故事

幸福人生

在线共修

经咒学习

大宝法王

道证法师

净空法师

最近更新

居士文章

佛教仪轨

佛友商讯

电 子 书

 

大安法师

法宣法师

星云法师

 

素食护生

佛教问答

世间百态

热点专题

戒杀放生

慧律法师

净界法师

圣严法师

全部资料

佛教知识

法师介绍

佛教寺庙

佛教新闻

戒除邪淫

慈诚罗珠

寂静法师

海涛法师

热门文章

积德改命

精进念佛

深信因果

消除业障

学佛感应

益西彭措

达真堪布

证严法师


首页 -->居士文章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七十四节 四料拣、四喝、四宾主、四照用


   日期:2020/10/2 9:47:00     下载DOC文档         微博、微信、支付宝分享

第七十四节 四料拣、四喝、四宾主、四照用  

  一、四料拣。
  临济曰:我有时夺人不夺境。有时夺境不夺人。有时人境俱夺。有时人境俱不夺。问:如何是夺人不夺境?济曰:煦日发生铺地锦,婴儿垂发白如丝。问:如何是夺境不夺人?曰:王令已行天下徧,将军塞外绝烟尘。问:如何是人境俱夺?曰:并汾绝信,独处一方。问:如何是人境俱不夺?曰:王登宝殿,野老讴歌。又尝示众曰:如诸方学人来山僧此间,作三种根器断。如中下根器来,我便夺其境,而不除其法。或中上根器来,我便境法俱夺。如上上根器来,我便境法人俱不夺。如有出格见解人来山僧此间,便全体作用,不历根器。大德到这裏,学人着力处不通风,石火电光,即错过了也。学人若眼目定动,即没交涉。拟心即错,动念即乖。有人解者,不离目前。(读者:临济既云:不离目前。则合亲见临济。乃至十方三世一切佛祖圣贤。解脱长者:《人天眼目》载:前料拣中只有「人」「境」二字,而此增一「法」字者,大概「人」则就其当体作用者言,「境」则就其即物拈示者言,「法」则就其随机接引者言,当然,亦不能这样死着。但看,『有时』二字何等活泼,如必拿定死蛇,早是瞎却人眼。)
  南院问风穴曰:汝道料拣,料拣何法?穴曰:凡语不滞凡情,即堕圣解。乃学者大病,先圣哀之,方设方便,如以楔出楔。院然之。
  大慧曰:临济一日示众云:有时夺人不夺境。有时夺境不夺人。有时人境两俱夺。有时人境俱不夺。会麽?良久!左右顾视,便下座。这个便是金刚王宝剑。我昨日说的将蜈蚣毒蛇蝎子并诸杂毒,贮在一瓮裏,你试将手就中拈一个不毒的出来看,若拈得出,不妨於此有少分相应。若拈不出,自是你根性迟钝,夙无灵骨,也怪妙喜不得。临济当时道这闲言长语,面目现在。自是你不会看得出。你若领得此意,自从胡乱後,三十年不少盐酱,钟楼上念赞,床脚下种菜之类,不着问人,一一自知下落。古人垂个方便,岂是闲开口,须知烂泥裏有剌。当时有个克符道者,理会得临济意,便出来问:如何是夺人不夺境?临济当时不知那裏得许多闲言长语,逗凑得恰好。便道:煦日发生铺地锦,婴儿垂发白如丝。诸人还会麽?煦日发生铺地锦,是境,婴儿垂发白如丝,是人。此两句一句存境,一句夺人,克符又作颂云:『夺人不夺境,缘自带誵讹。(慧曰:有什么誵讹?)拟欲求玄旨,思量反责麽。(慧曰:诬人之罪。)骊珠光灿烂,仙桂影婆娑。(慧曰:何不早恁麽道。)觌面无差互,还应滞网罗。』(慧曰:依稀似曲才堪听,又被风吹别调中。)此颂大概在骊珠光灿烂,仙桂影婆娑之上。盖此两句是境。学者问不夺境,拟欲求玄旨,思量反责麽。大意只是不可思量拟议,思量拟议者,人也。(如果思量拟议,)蹉却觌面相呈一着子,即被语言网罗矣!克符此颂,专明煦日发生铺地锦,所以有骊珠光灿烂,仙桂影婆娑之句,乃是存境而夺人。故曰:觌面无差互,还应滞网罗。夺人之义,醍醐毒药一道而行,具眼者,方能辨别。又问:如何是夺境不夺人?答云:王令已行天下徧,将军塞外绝烟尘。王令已行天下徧,是夺了境。将军塞外绝烟尘,是存人而不夺。颂曰:『夺境不夺人,寻言何处真。(慧曰:也须闲处作提防。)问禅禅是妄,究理理非亲。(慧曰:好事不如无!)日照寒光澹,山摇翠色新。(慧曰:贫儿思旧债。)直饶玄会得。也是眼中尘。』便夺了也。其余人境两俱夺,人境俱不夺。尽是依语。就学者问处答。又问:如何是人境两俱夺?答:并汾绝信,独处一方。便有人境两俱夺面目。颂曰:『人境两俱夺,从来正令行。(慧曰:已落第二。)不论佛与祖,那说圣凡情。(慧曰:买石得云饶。)拟犯吹毛剑,还如值木盲。(慧曰:识法者惧。)进前求妙会,特地斩精灵。』(慧曰:前箭犹轻後箭深。)正令既行,不留佛祖。到这裏,进之退之,性命都在师家手裏。如吹毛剑,不可犯其锋。又问:如何是人境俱不夺?答云:王登宝殿,野老讴歌。颂曰:『人境俱不夺,思量意不偏。(慧曰:会麽?是法住法位。)主宾言不异,(慧曰:世间相常住。)问答理俱全。(慧曰:添一毫不得,减一毫不得。)踏破澄潭月。(犹有这个在!)穿开碧落天。(劳而无功。)不能明妙用,(动着即错。)沦溺在无缘。』(却依旧处着这个。)是谓之四料拣。你若要理会得临济意,但向他当时垂示处看,如何看?山僧有时夺人不夺境。有时夺境不夺人。有时人境两俱夺。有时人境俱不夺。若恁麽便是,你若作山僧,有时夺人不夺境。有时夺境不夺人。有时人境两俱夺。有时人境俱不夺。便不是了也。所以,五祖师翁有言: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庭前柏树子。恁麽会便不是了也。如何是祖师西来意?庭前柏树子。恁麽会方始是。你诸人还会麽?这般说话,莫道你诸人理会不得,妙喜也是理会不得。我此门中无理会得。理会不得。蚊子上铁牛,无你下嘴处。我这裏禅,许你众人闻,不许众人会。如人所解注的四料拣,你诸人齐闻齐会了。临济之意,果如是乎?若只如是,临济宗旨,岂到今日?(解脱长者:妙喜此段注解,若无後语,变成喜妙了也。)

  二、四喝。
  临济曰:我有时一喝,如金刚王宝剑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言其快利难当,若遇学人缠脚缚手,葛藤延蔓,情见不忘,便与当头截断,不容拈搭,稍涉思惟,未免丧身失命。)有时一喝,如踞地狮子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言其不居窟穴,不立窠臼,威雄蹲踞,毫无依倚。一声哮吼,群兽脑裂。无你挨拶处。无你回避处。稍犯当头,便落牙爪,如香象奔波,无有当者。)有时一喝,如探竿影草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就一喝之中,具有二用,探则勘验学人见地若何?以竿探水之深浅,故曰:探竿在手。即此一喝,不容窥测,无可摹拟,不待别行一路,已自隐迹无踪,欺瞒做贼,故曰:影草随身。)有时一喝,不作一喝用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言其千变万化,无有端倪,唤作金刚宝剑亦得。唤作踞地狮子亦得。唤作探竿影草亦得。如神龙出没,舒卷异常,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尾,佛祖难窥,鬼神莫觑,意虽一喝之中,而实出一喝之外,(此不作一喝用。乃四喝之最玄最妙者,须看『有时』二字甚是活泼,非一向如此用也。又看『如』之一字,不过仿佛如此,非真有如此之名目也。)汝作麽生会?临济又曰:汝等总学我喝,我今问汝,有一人从东堂出,一人从西堂出,两人齐喝一声,这裏分得宾主麽?汝且作麽生分?若分不得,以後不得学老僧喝。又:临济上堂。僧出作礼,济便喝。僧曰:老和尚莫探头好。济曰:你道落在甚麽处?僧便喝。又:僧问:如何是佛法大意?济便喝。僧作礼。济曰:你道好喝也无?僧曰:草贼大败。济曰:过在甚麽处?僧曰:再犯不容。济曰:大众!要会临济宾主句,问取堂中二禅客。
  寂音四喝颂曰:金刚王剑,觌露堂堂,才涉唇吻,即犯锋芒。踞地狮子,本无窠臼,顾伫之间,即成渗漏。探竿影草,不入阴界,一点不来,贼身自败。有时一喝,不作喝用,佛法大有,只是牙痛。
  密云悟曰:临济四喝,只是一喝,不作一喝用。(密云悟禅师的四唱开示,应须领悉。)若人廉纤不断,以一喝不作一喝用,为金刚王宝剑。若人脚跟未稳,以一喝不作一喝用,为踞地狮子。若人一无动静,以一喝不作一喝用,为探竿影草。虽然如此,即此一喝,亦岂易为哉!
  南院问僧:近离甚处?僧曰:龙兴。院曰:发足莫过叶县也无?僧便喝。院曰:好好问你,又恶发作麽?僧曰:唤作恶发,即不得。院却喝曰:你既恶发,我也恶发。近前来,我也没量罪过,你也没量罪过。瞎汉!参堂去。
  睦州问僧:近离甚处?僧便喝。州曰:老僧被汝这一喝。僧又喝。州曰:三喝四喝後作麽生?僧无语。州便打曰:这掠虚头汉。後来佛果拈曰:被睦州道三喝四喝後作麽生?合作麽生抵对?免得他道掠虚汉。这裏若是识存亡,别休咎,脚踏实地汉,谁管三喝四喝後作麽生,只为这僧无语,被这老汉便据欵结案。
  长芦真歇了问僧:你死後烧作灰,撒却,向甚麽处去?僧便喝。歇曰:好一喝,只是不得翻欵。僧又喝。歇曰:公案未圆,更喝始得。僧无语。歇打曰:这死汉!
  兴化一日见同参来。才上法堂,化便喝,僧亦喝。化又喝,僧又喝。化拈拄杖,僧又喝。化便打曰:看这瞎汉,犹强作主在。僧拟议,化直打下法堂。侍者至晚,却问:适来那僧,有甚么言句触忤和尚?化曰:他有权有实有照有用。及乎我将手向伊面前横两横,到这里却去不得。似这般瞎汉不打,更待何时?侍者礼拜。佛果拈曰:甚处是兴化将手向伊面前划两遭处?若这裏洞明,可以荷负临济正法眼藏。如或泥水未分,未免瞎驴随大队。
  兴化又一日示众曰:若是作家战将,便请单刀直入,更莫如何若何。有旻德禅师出,礼拜起。便喝,化亦喝,德又喝,化小喝。德礼拜归众。化曰:适来别人三十棒,一棒也较不得,何故?为他旻德会一喝不作一喝用。
  古德大师曰:主一喝验宾。宾一喝验主。主再喝验宾。宾再喝验主。四喝後无宾主也。到这裏,主家便夺却,更不容他。
  慈明上堂,杨歧出问:幽鸟语喃喃,辞云入乱峰时如何?明曰:我行荒草裏,汝又入深村。歧曰:官不容针,私通车马。更借一问。明便喝。歧曰:好喝。明又喝,歧亦喝。明连喝两喝,歧礼拜,明曰:此事,是个人方能担荷。歧拂袖便行。
  兴化起初在三圣会下为首座,尝曰:我向南方行脚一遭,拄杖头不曾拨着一个会佛法的人。三圣闻得,问曰:你具个什么眼,便恁麽道?化便喝。圣曰:须是你始得。後大觉闻举,遂曰:作麽生得风吹到大觉门裏来。化後到大觉为院主。一日,觉唤院主,我闻你道:向南方行脚一遭,拄杖头不曾拨着一个会佛法的。你凭个甚麽道理与麽道?化便喝,觉便打。化又喝,觉又打。化来日从法堂过,觉召院主曰:我直下疑你昨日这两喝,化又喝。觉又打。化再喝,觉亦打。化曰:某甲於三圣师兄处学得个宾主句,总被师兄折倒了也。愿与某甲个安乐法门。觉曰:这瞎汉来这裏纳败缺,脱下衲衣痛打一顿。(真正不愧临济真子。)化方於言下荐得临济於黄檗处吃棒的道理。後来中峰曰:兴化悟个什麽?这里见得,许你作临济半个儿孙。圆明居士曰:中峰此语,谓澈底宾主。犹是门庭施设耳。(读者:中峰大师在甚麽处?)

  三、四宾主。
  临济曰:参学之人大须仔细。如宾主相见,便有言论往来。或应物现形,或全体作用,或把机权喜怒,或现半身,或乘狮子,或乘象王。如真正学人便喝。先拈出一个胶盆子,善知识不辨是境,便上他境上作模作样,便被学人又喝,前人不肯放,此是膏肓之病,不堪医治,唤作宾看主。或是善知识不拈出物,只随学人问处即夺,学人被夺,抵死不放,此是主看宾。或有学人应一个清净境,出善知识前。知识辨得是境,把得抛向坑里。学人言:大好善知识。知识即云:咄哉!不识好恶。学人便礼拜。此唤作主看主。或有学人披枷带锁出善知识前,知识更与安一重枷锁,学人欢喜,彼此不辨,唤作宾看宾。
  大德!山僧所举皆是辨魔拣异,知其邪正。临济又曰:汝等总学我喝。我今问汝:有一人从东堂出,一人从西堂出,两人齐喝一声。这裏分得宾主麽?汝且作麽生分?若分不得,以後不得学老僧喝。次日,济上堂,两堂首座相见,同时下喝。僧便问:还有宾主也无?济曰:宾主历然。复召众曰:要会临济宾主句,问取堂中二首座。又:临济会下有同学二人相问。一云:离却中下二机,请兄道一句子?一云:拟问则失。一云:与麽则礼拜老兄去也。一云:者贼。临济闻,乃升堂曰:要会临济宾主句,问取堂中二禅客。便下座。僧问克符大师,如何是宾中宾?符曰:倚门傍户犹如醉,出言吐气不惭惶。问:如何是宾中主?符曰:口念弥陀双拄杖,目瞽瞳人不出头。问:如何是主中宾?曰:高提祖印当机用,利物应知语带悲。问:如何是主中主?曰:横按镆釾全正令,太平寰宇斩痴顽。问:既是太平寰宇,为什么却斩痴顽?符曰:不许夜行刚把火,直须当道与人看。
  慈明曰:一喝分宾主,照用一时行,要会个中意,日午打三更。遂喝一喝。曰:且道:是宾是主?还有分得者麽?若也分得,朝打三千,暮打八百,若也未能,老僧失利。僧问神鼎諲:如何是宾中宾?鼎曰:瞎。如何是宾中主?鼎曰:一似瞎。如何是主中宾?鼎曰:放汝三十棒。如何是主中主?鼎曰:耶了。
  僧问雪窦显:如何是宾中宾?窦曰:满面埃尘。又曰:噫!复颂曰:宾中之宾,少喜多嗔。丈夫壮志,当时何人。问:如何是宾中主?曰:兆分其五。又曰:引。复颂曰:宾中之主,玄沙猛虎。半合半开,唯自相许。问:如何是主中宾?曰:月带重轮。又曰:收。复颂曰:主中之宾,温故知新。互换相照,师子嚬呻。问:如何是主中主?曰:大千捏聚。又曰:揭。复颂曰:主中之主,正令齐举。长剑倚天,谁敢当御。总颂曰:宾主分不分,颟顸绝异闻。解布劳生手,寄言来白云。无碍澈曰:宾中看主,啐啄同时。主中验宾,全收全放。主中辨主,如水合水,似空印空。倘若宾中觅宾,正是业识茫茫,无本可据。须知余师家举扬个事,意在言外,若是超方作者,自属举着便知。设或影响之流,未免寻言逐句。然虽如是,若无百步穿杨技,怎解扳弓射尉迟。
  两堂首座同喝,宾主历然句。汾阳颂曰:两堂首座总作家,其中道理有分孥,宾主历然明似镜,宗师为点眼中花。慈明颂曰:啐啄之机箭拄锋,瞥然宾主当时分,宗师愍物朋缁素,北地黄河澈底浑。竹庵珪颂曰:作家相见终不错,两两同时齐啐啄,喝下虽然宾主分,争如普化摇铃铎。
  後广慧琏举曰:诸人且道:还有宾主也无?若道:有宾主,是个瞎汉。若道无宾主,也是个瞎汉。不有不无,万里崖州。你若向这裏道得,也好与三十棒,若道不得,也好与三十棒。衲僧家到这裏,作麽生出得山僧圈䙌去?良久,曰:苦哉!苦哉!虾蟆蚯蚓,脖跳上三十三天,撞着须弥山,百杂碎!又:博山来颂曰:未喝应须验主宾,衲僧那肯句中亲。若於喝下通消息,木马嘶风过汉秦。
  佛果请益临济四宾主怎生?演祖曰:也只个程限,是甚麽闲事,我这裏却是马前相扑,倒便休。洞山问僧:何者是汝主人公?曰:现祗对者是。山曰:苦哉!苦哉!今时人,类皆如此,只认得个驴前马後的,将为自己,佛法平沉,此其兆也。宾中主尚未明,况主中主乎?僧问:如何是主中主?山曰:阇黎自道取。曰:某甲道得,只是宾中主。如何是主中主?山曰:恁麽道即易,相续也大难。遂示偈曰:『嗟见今时学道流,千千万万认门头,恰似入京朝圣主,只到潼关即便休。』
  有问广德延:如何是宾中宾?德曰:荡子无家计,飘蓬不自知。问:如何是宾中主?曰:茅户挂珠帘。问:如何是主中宾?曰:龙楼铺草坐。问:如何是主中主?曰:东宫虽至嫡,不面圣尧颜。
  《洞上古辙》曰:四宾主者,主即正即体即理。宾即偏即用即事。理之本体,不涉於用者,名主中主,喻如帝王深居九重之内也。亲从体发出用者,名主中宾,喻如臣相奉命而出者也。在用之体,名宾中主,如闹市裏天子。用与体乖,全未有主,名宾中宾。喻如化外之民,无主之客也。(此四宾主(曹洞)与临济不同,学者详之。)
  位中符曰:临济宾看主,学家有鼻孔。主看宾,师家有鼻孔。主看主,师家学家俱有鼻孔。宾看宾,师家学家,俱无鼻孔。此四宾主,全在机用,不与洞山宾主同。旧刻诸着语与夫浮山翠岩所作诸颂,自是为洞山宾主而发,故其中旨趣及位次,皆与此中(临济四宾主)无涉。看他临济用个「看」字。洞山用个「中」字。其眉目何等清白!而後学不审,乃一例雷同,可慨也。(翠岩颂曰:宾中宾,出语不相应,未谛审思惟,骑牛过孟津。释曰:颂学家眼未明,孟津深广,便欲骑过。宾中主,相牵日卓午,展拓自无能,且历他门户。释曰:颂学家具眼,虽是东抛西掷,探竿在手,且历他门。主中宾,南越望西秦,寒山逢拾得,拟议乙卯寅。释曰:颂师家眼观东南,意在西北,如寒拾相逢笑呵呵。若拟议,则乙卯成甲寅,乌豆换矣。主中主,当头坐须怖,万里涉流沙,谁云佛与祖。释曰:颂师家把定,佛祖也无着处。)

  四、四照用。
  临济曰:我有时先照後用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如问:汝是甚处人?或从甚处来?或问:汝名甚麽?先照一句,看伊作麽定动,或棒或喝。)有时先用後照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如先打先喝等等,然後问:会麽?或问:汝道是甚麽意旨?)有时照用同时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如一棒一喝中,且看他如何承当,此则即用(时)即照。即照(时)即用。)有时照用不同时。(《人天眼目》载:如问:汝来也。看他如何应答,然後随机纵夺。或先打一棒,看他如何支遣,再别作商量。)
  先照後用有人在。先用後照有法在。照用同时,驱耕夫之牛,夺饥人之食,敲骨取髓,痛下针锥。照用不同时,有问有答,立宾立主,合水和泥,应机接物。若是过量人,向未举以前,撩起便行,犹较些子。
  汾阳曰:先照後用,且共汝商量。先用後照,汝须是个人始得。照用同时,汝作麽生抵当?照用不同时,汝作麽生凑泊?(汾阳禅师四照用开示释。须眉拖地。)
  琅玡觉曰:先照後用,露狮子之爪牙。先用後照,纵象王之威猛。照用同时,如龙得水,致雨腾云。照用不同时,提奖婴儿,抚怜赤子。此是古人建立法门,为合如是?不合如是?若合如是,纪信乘九龙之辇。不合如是,项羽失千里之骓。还有为琅玡出气的麽?如无,山僧自道去也!卓拄杖,下座。
  慈明曰:有时先照後用。有时先用後照。有时照用同时。有时照用不同时。所以道:有明有暗,有起有倒。乃喝一喝曰:且道:是照是用?还有缁素得出底麽?若有,试出来呈丑拙看!若无。山僧今日失利。
  天笠珍曰:一喝分宾主,照用一时行。未喝之先,谁照谁用?谁宾谁主?既喝之後,全宾即主,全主即宾。全照即用,全用即照。忽若照用不同时,主宾两不立,又作麽生?蓦喝曰:吾此一喝,不作喝用,一粒还丹,销尽药汞。(天笠珍禅师释示,袒臂露胸。)
  大慧曰:若也先照後用,则瞎一切人眼。若也先用後照,则开一切人眼。若也照用同时,则半瞎半开。若也照用不同时,则全开全瞎。此四则语,有一则有宾无主,有一则有主无宾,有一则宾主俱无,有一则全俱宾主。即今众中,或有个不受人瞒的汉,出来道:这裏是甚麽所在?说有说无,说虚说实,说照说用,说主说宾,拦胸稜住,拽下禅床,痛椎一顿,也怪伊不得。《五宗救》曰:『大宗师为人,自无实法,才见学者丝毫倚傍,便与斩断。如俊鹘捉鸠,饥鹰捕兔,随鸠兔之起伏宛转,必擒而後已。此料拣照用之所由贵也。』《辟妄救》曰:『韩大伯颂云:一兔横身当古路,苍鹰才见便生擒,後来猎犬无灵性,空向枯桩旧处寻。料拣照用,以迄宾主玄要,所称枯桩,旧处,非耶?』《拣魔辨异录》曰:『临济已明明说:若是过量人,向未举以前,撩起便行,犹较些子。何得不向此处领会。』(学人最好将此三书同时一起看到终末,则《辟妄救》的意旨当能领矣,盖亦如中峰大师《信心铭辟义解》然。)

 



下载DOC文档     微信分享

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,一切重罪悉解脱!

相关资料12条(全部:程叔彪居士  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七十二节 毒辣钳槌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七十一节 应否道破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七十节 宗师接引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九节 再参句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八节 有即是无,无即是有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七节 无情说法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六节 羚羊挂角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五节 披毛戴角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四节 太平时节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三节 无佛可成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二节 彻悟 

 程叔彪居士:无门直指 第六十一节 尽却今时 



小说推荐2020 西甲赫塔菲| 算命电影解说| 在线算命免费2018运势| 算命最准的大师排名| 免费测八字算命美名| 八字算命名字| 免费算命婚姻| 算命免费2020年运程鼠| 八字免费排盘算命最准的网站| 算命婚姻| 占卜算命每日一卦 抽签| 我是一个算命先生全集| 周易算命生辰八字农历| 算命说会死就真的会吗| 女主重生算命符咒小说| 周易手机号码算命查询| 老黄历在线算命免费网| 算命小说沈昊吴先生| 在线算命免费2020运势| 免费测八字算命论坛| 看八字免费算命| 千万不能找算命先生算命| 手机号码吉凶查询算命| 算命不给三种人算命| 周易免费算命生辰八字测财运| 免费测八字算命寿终| 算命先生开场顺口溜| 八字算命免费测网站| 算命网站排名| 头骨算命图解| 大家找最准确免费算命| 中国最准的免费八字算命网| 算命电影百度云| 农历算命最准免费2020| 周易批八字免费测八字算命| 算命最准的大师| 算命最准的网站免费算命2020年运势| 免费算命2019年运势| 算命准吗可信吗| 姻缘算命祥安阁算姻缘| 算命是真的吗|